【讀書月之“看劇啦!”】| 帶你走進話劇(一)


發布時間:2018-04-11

 

 

 

 
 
 
 
 

“最浪漫的事,莫過于與閱讀長相厮守。而4、5月,是我們的讀書月,為了讓更多的新民人走進閱讀,走進經典,我們将開展系列活動。活動前期,我們開展了文學劇本創作大賽,學生深入故事,編排成劇。活動共評出了特等獎2名,一等獎4名,二等獎3名,後續我們将陸續向大家展示。

 
 
 
 
 

 

 

特等獎

作品展

 

 

 

劉姥姥進大觀園(略改編)

八(7)班   農張蔚

 

人物:賈母、劉姥姥、薛姨媽、寶玉、湘雲、黛玉、寶钗、王夫人、迎春三姐妹、鳳姐、鴛鴦及衆丫頭(甲乙丙和另外)。

 

【第一幕】:出場

【喜慶音樂起,一個小女丫頭甲走出,追光打在她身上】

甲:真是可喜今日天氣清朗。昨日裡頭來了個什麼劉姥姥,說來也巧,她竟積了老太太的福氣,邀得在這兒住上幾日,今日還能熱鬧一天......

(這時,聲音漸嘈雜,更多丫頭擡着一桌一椅走上來,放下,甲跟着她們往右下台。左台走上來李執,李執身後跟着一個丫頭,劉姥姥跟在李執後頭。)

李執:好生着,别慌慌張張鬼趕着似的,仔細碰了牙子!

(指揮)恐怕老太太高興,越發把船上劃子、篙、槳、遮陽幔子,都搬下來預備着。(衆人答應:是)(李執轉頭向劉姥姥)姥姥來瞧瞧!

 

【第二幕】戴花

【這時,賈母等人(随行:鳳姐、鴛鴦、黛玉、寶玉、寶钗、惜春等)走出】

李執(迎上去):老太太高興,倒進來了;我隻當還沒梳頭呢,才掐了菊花要送去。(丫頭乙捧出一個大荷葉式的翡翠盤子來,裡面養着各色折枝菊花。賈母便揀了一朵大紅的簪在鬓上。)

賈母(回頭對劉姥姥笑道):過來帶花兒。

鳳姐(來過劉姥姥):讓我來打扮你。(将劉姥姥轉過身,背對舞台)(盡量随便亂抹粉,亂插花)

劉姥姥(轉過身):我這頭也不知修了什麼福,今兒這樣體面。{衆人大笑}

衆人(大笑):你還不拔下來摔到他臉上呢,把你打扮的成了老妖精了!

劉姥姥笑道:我雖老了,年輕時也風流,愛個花兒粉兒的,今兒索性作個老風流!(做出搞笑的動作)

(丫頭手裡都捧着一色攝絲戗金五彩大盒子走來)

鳳姐問王夫人:早飯在那裡擺?

王夫人:問老太太在那裡就在那裡罷了。

賈母聽說,便回頭說:你三妹妹那裡好,你就帶了人擺去,我們從這裡坐了船去。(賈母等人下台)

鴛鴦笑:天天咱們說外頭老爺們吃酒吃飯,都有個湊趣兒的,拿他取笑兒。咱們今兒也得了個女清客了。

鳳姐笑:咱們今兒就拿他取個笑兒。(二人便商議。)

李纨笑勸:你們一點好事兒不做。又不是個小孩兒,還這麼淘氣,仔細老太太說!

鴛鴦笑:很不與大奶奶相幹,有我呢。(鴛鴦等人下台。)

 

【第三幕】曉翠堂笑話

人物:賈母、劉姥姥、薛姨媽、寶玉、湘雲、黛玉、寶钗、王夫人、迎春三姐妹、鳳姐、鴛鴦等衆丫頭。

(舞台中央擺好了三桌及椅子。賈母、劉姥姥、王夫人、丫頭等人由右邊上台,各自随便坐下。)

(先有丫頭挨人遞了茶。鳳姐手裡拿着西洋布手巾,裹着一把烏木三鑲銀箸,按席罷下。)

賈母說:把那一張小楠木桌子擡過來,讓劉親家挨着我這邊坐。

(衆人聽說,忙擡過來。鳳姐一面遞眼色與鴛鴦,鴛鴦便忙拉劉姥姥出去至舞台右側【中間光暗,追光打在兩人身上】。悄悄的囑咐了劉老老一席話,鴛鴦又說:這是我們家的規矩,要錯了,我們就笑話呢。然後歸坐。)

{賈母帶着寶玉、湘雲、黛玉、寶钗一桌,王夫人帶着迎春姐妹三人一桌,薛姨媽在一旁吃茶劉老老挨着賈母一桌。鴛鴦是偏接過麈尾來拂着賈母。鴛鴦一面侍立,一面遞眼色。}

劉姥姥道:姑娘放心。

{劉姥姥坐下,拿起筷子來,沉得拿不動原是一雙老年四楞象牙鑲金的筷子給劉姥姥。}

劉姥姥:(費大力舉起筷子):這個叉巴子,比我們那裡的鐵鍁還沉,哪裡拿的動他?(衆人都笑。)

{這時,一個媳婦端了一個盒子站在當地,一個丫頭上來揭去盒蓋,裡面盛着兩碗菜,李纨端了一碗放在賈母桌上,鳳姐偏揀了一碗鴿子蛋放在劉老老桌上。}

賈母:請。

劉姥姥(站起身來,高聲說):老劉,老劉,食量大如牛。吃個老母豬,不擡頭!(說完,鼓着腮幫子,兩眼直視,一聲不語,停3秒。)

{衆人愣3秒,上上下下都一齊哈哈大笑起來。湘雲一口茶都噴出來。黛玉笑岔了氣,伏着桌子隻叫“嗳喲”。寶玉滾到賈母懷裡,賈母笑的摟着叫“心肝”。王夫人笑的用手指着鳳姐,卻說不出話來。薛姨媽也掌不住,口裡的茶噴了探春一裙子。探春的茶碗都合在迎春身上。惜春離了坐位,拉着他奶母,叫“揉揉腸子”。地下無一個不彎腰屈背,也有躲出去蹲着笑去的,也有忍着笑上來替他姐妹換衣裳的。獨有鳳姐鴛鴦撐住。}

劉姥姥(拿筷子隻覺不好使):這裡的雞兒也俊,下的這蛋也小巧,怪俊的。我且得一個兒!

(賈母笑的眼淚出來隻忍不住,琥珀在後捶着。)

賈母笑道:這定是鳳丫頭促狹鬼兒鬧的!快别信他的話了。

鳳姐笑道:一兩銀子一個呢!你快嘗嘗罷,冷了就不好吃了。

{劉姥姥便伸筷子要夾,滿碗裡鬧了一陣,好容易撮起一個來,才伸着脖子要吃,偏又滑下來,滾在地下。忙放下筷子要親自去揀,早有地下的人揀出去了。}

劉姥姥歎道:一兩銀子,也沒聽見個響聲兒就沒了!

賈母說:誰這會子又把那個筷子拿出來了,又不請客擺大筵席!都是鳳丫頭支使的,還不換了呢。地下的人忙收過去了,也照樣換上一雙烏木

鑲銀的。

劉姥姥:去了金的,又是銀的,到底不及俺們那個伏手。

鳳姐:菜裡要有毒,這銀子下去了就試的出來。

劉姥姥:這個菜裡有毒,我們那些都成了砒霜了!那怕毒死了,也要吃盡了。{劉姥姥吃得香甜,賈母把自己的菜也都端過來給他吃。}

鳳姐(此時吃罷後):這會兒去探春姑娘房裡熱鬧熱鬧?{衆人應着,下台。}

 

【第四幕】酒令

【衆人從右邊上台】

{這裡鳳姐已帶着人擺設齊整,上面左右兩張榻,榻上都鋪着錦蓉簟,每一榻前兩張雕漆幾,其式不一。一個上頭放着一分爐瓶,一個攢盒。上面二榻四幾,是賈母薛姨媽;下面一椅兩幾,是王夫人的。馀者都是一椅一幾。東邊劉老老,劉姥姥之下便是王夫人。西邊便是湘雲,第二便是寶钗,第三便是黛玉,第四迎春、探春、惜春挨次排下去,寶玉在末。李纨鳳姐二人之幾設于三層檻内、二層紗廚之外。攢盒式樣,亦随幾之式樣。每人一把烏銀洋錾自斟壺,一個十錦琺琅杯。大家坐定。}

賈母笑:咱們先吃兩杯,今日也行一個令,才有意思。

薛姨媽笑:老太太自然有好酒令,我們如何會呢!安心叫我們醉了。我們都多吃兩杯就有了。

賈母笑:姨太太今兒也過謙起來,想是厭我老了。

薛姨媽笑:不是謙,隻怕行不上來,倒是笑話了。

王夫人:便說不上來,隻多吃了一杯酒,醉了睡覺去,還有誰笑話咱們不成。

薛姨媽點頭笑:依令。老太太到底吃一杯令酒才是。

賈母笑道:這個自然。(吃了一杯。)

鳳姐走至,笑道:既行令,還叫鴛鴦姐姐來行才好。(衆人都說很是。鳳姐便拉着鴛鴦過來。)

王夫人笑道:既在令内,沒有站着的理。(命小丫頭子)端一張椅子,放在你二位奶奶的席上。

鴛鴦(半推半就,謝了并坐下,